博学者Mae Jemison鼓励更大胆的探索和合作

照片来自Biography.com

“我不认为去火星对我们有足够的压力。这只是梅·杰米森博士(Dr. Mae Jemison)发表的大胆而发人深省的言论之一。2月24日(周一),杰米森博士来到杜克大学(Duke)发表演讲,这是由鲍德温学者(Baldwin Scholars)主办的第15届琼·福克斯·奥巴尔(Jean Fox O’barr)杰出演讲系列的一部分。

杰米森博士是跨学科研究的顶峰——尽管她最为人所知的身份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宇航员,也是第一位进入太空的非裔美国女性,但她同时也是一名工程师、社会科学家和舞蹈家。杰米森博士一直都知道她要去太空——尽管在她成长的过程中,没有女性、人类或有色人种参与太空探索。

杰米森博士说,只是“抬头一看”就把她带到了这里。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会仰望天空,看星星,并想知道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孩子是否也在看和她一样的风景。在20世纪60年代成长的经历让杰米森博士在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我们的潜力是无限的,而民权、不断变化的艺术和音乐以及非殖民化的政治文化都是关于“人们宣称他们有参与的权利”。

照片由伊丽莎白·罗伊提供

杰米森博士想要传达给听众的最大建议之一就是自信的价值,以及如何在人们受到诱惑而感到无能为力或忘记自己已有优势的情况下建立自信。“他们告诉我,如果我想领导项目,我需要一个医学博士学位杰米森博士解释道。“我上了医学院,因为我了解自己,而且我知道有一天我会想成为负责人。”

26岁时,杰米森作为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地区和平队(Area Peace Corps)的医务官,一天24小时、一周7天、一年365天随叫随到。她描述了一个病例,其中一名男子带着疟疾诊断从塞内加尔回来。当杰米森医生第一次检查时,诊断结果似乎更可能是脑膜炎。她用现场的材料调制了一种“抗生素鸡尾酒”,她意识到,如果不把这个人送到更好的医院,他可能会丧命。此时,杰米森博士想要进行军事医疗疏散,她有权这么做。然而,另一名与她一起工作的男子建议,在进行撤离之前,可以打电话给科特迪瓦的医生,或者德国医院的医生,看看他的想法。杰米森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管疏散的成本有多高,病人都需要被空运到德国。在反思这次经历时,她说她本可以给别人她的权威,但是让她对自己有信心,让她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情会对她的病人产生负面影响。

那么,如何保持自信呢?根据杰米森博士的说法,你是有备而来的。她知道她的工作是拯救人们的生命,而不是听别人的。杰米森博士还告诫听众要“重视、控制和保护自己的精力”。“她不能总是在非紧急情况下让自己有空,因为当病人的生命依赖于她的时候,她需要能量。

照片由伊丽莎白·罗伊提供

杰米森博士目前的项目是“百年星际飞船”(100 years Starship),目的是确保我们有能力进入星际空间。“星际障碍的极端性质要求我们重新评估我们自以为知道的东西,”杰米森博士解释说。半人马座阿尔法星是离我们最近的恒星,距我们超过25万亿英里。即使我们以10%的光速前进,我们也要花50年才能到达那里。我们需要能够跑得更快,交通工具需要自我补充,我们必须考虑时空变化。杰米森博士所说的“帐篷里的长杆”是人类的行为。我们需要知道人类将如何在一个小宇宙飞船里行动和互动,可能要在太空旅行几十年。杰米森博士正在深入思考我们如何运用我们已经拥有的知识来解决世界上的问题,以及我们如何开始为将来可能面临的问题做准备。例如,深空的卫生基础设施会有什么不同?当我们不知道如何在我们现在所在的“星际飞船”上与彼此互动时,我们如何在一个有5000人的星际飞船上行动呢?

回到儿时对观星的热爱让她来到这里,杰米森博士在演讲快结束时谈到,对我们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联系的认识不足,是大多数人的绊脚石。她与一个团队合作开发了Skyfie,这是一款应用程序,允许你将自己天空的照片和视频上传到天空挂毯上,并探索世界各地其他人上传的天空图像。杰米森博士希望这款应用程序能帮助人们认识到,我们与宇宙的其他部分是相互联系的,我们不可能独自作为一个物种在这个星球上生存下去。

维多利亚的牧师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researchblog.duke.edu/2020/02/25/polymath-mae-jemison-encourages-bolder-exploration-collaboration/

https://petbyus.com/24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