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研究Durham’s驱逐问题的数据

这就是20年的驱逐。这是杜伦的一幅生动的热图,街道上布满了红色、橙色和黄色的波浪形斑点,就像一块油渍。

参加暑期研究项目Data+的杜克大学学生创建了一张延时地图,记录了自2000年以来达勒姆郡20多万起被驱逐的案例。

暗红色区域代表驱逐热点。这些社区是家庭烹饪他们最喜欢的食物,孩子们做他们的家庭作业,人们庆祝节日的地方。在那里,很多人在危机中失去了邻居,或者无家可归。

杜克大学大三学生萨曼莎·米齐奥(Samantha Miezio)指出,在北卡罗来纳州55号(NC 55)沿线的一个人口普查区,在一栋公寓楼被出售后,仅一个月就有100多户人家收到了搬迁通知。Miezio说,这“说明了问题的严[……]

继续阅读

DNA测试能让人接受关于种族利益的美好想法吗?

今年早些时候,在线DNA检测公司Ancestry.com在其YouTube页面上发布了一则有争议的广告,引发媒体风暴和社交媒体反弹。

DNA检测公司Ancestry.com在2019年4月撤下了其名为“分不开”的广告,以回应将奴隶制浪漫化的批评。

这则30秒的广告名为《形影不离》(),描述了南北战争前南方的一名白人男子要求一名非洲裔美国妇女和他一起逃往北方。这位女士还没来得及回答,这篇文章就变成了一句口号:“只有你才能让故事继续下去。”揭开你失去的家族历史与祖先的篇章。许多人批评这则广告在历史上的不准确,展现了对一个复杂过去更为乐观的描述。为了扑灭大火,Ancestry将该广告从其平台上撤下。[……]

继续阅读

俳句中的科学://跨学科的//学生诗歌

8月2日星期五,Data+ and Code+学生们进行了为期10周的研究,并在格罗斯大厅举办了一场招贴活动,在那里他们展示了自己新创作的招贴、网站和应用程序。但他们也没想到会炫耀自己的诗歌技巧!

Data+是杜克大学罗兹信息计划(Rhodes Information Initiative)的一个项目。今年夏天,83名学生完成了27个项目,涉及健康、公共政策、环境与能源、历史、文化等领域。

你最喜欢哪句俳句?看看他们所有的
完成的工作下面!

张力克(小组成员邢小乔和米卡林·斯特鲁布尔未见图)《法庭上的神经科学》
Maria Henriquez和Jake Sumner谈“使用机器学习预测学生运[……]

继续阅读

全球卫生也是地方性的

DGHI实习生,从左至右:Gabrielle Zegers(19岁左右),Ashley Wilson(20岁左右)和Rachel Baber(20岁左右)。

杜克大学大四学生雷切尔·巴伯(Rachel Baber)刚进入大一时,她的印象是,合法的研究必须包括一件白色的实验服和一台显微镜。

但今年夏天,她在没有吸管的情况下研究人体健康,而是把时间花在了一个除了她和其他两名实习生之外空荡荡的电脑实验室里。在离她共享的工作空间几码远的地方,一扇蓝色的金属双开门通往一间铺着亚麻油地板的自助餐厅。

当她坐在靠近入口的一张桌子旁时,数十名男女男女三三两两地从她身边走过,有些人的牛仔裤上沾着油,另一些人推[……]

继续阅读

一名大学生正在与道德作斗争

存在主义的思考是大学生活中很正常的一部分,如果孩子在大一的时候打电话回家,父母不应该太担心孩子是否会和他们一起思考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或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著作。这是成长的一部分。

但对于黄沈阳(约20岁)来说,这些存在主义问题不仅仅是消遣:它们是工作。

作为一名神经科学专业的学生,同时也是杜克大学暑期神经科学项目的参与者,黄在哲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三位一体教授菲利普·德·布里加德(Felipe De Brigard)博士的指导下,花了8周的时间在想象和模态认知实验室(Imagination and Modal Cognition labo[……]

继续阅读

大自然向我们展示了更好的太阳能电池的u型转变之路

“光驱动的电荷转移反应”这个听起来很有技术含量的范畴,对于非物理学家来说,当你把它称为光合作用或太阳能电力时,就会变得更加熟悉。

当一个分子(在树叶或太阳能电池中)受到高能光子的撞击时,它首先吸收小流星的能量,产生化学家们所说的激发态。这个激发态几乎立即(就像万亿分之一秒)将一个电子转移到一个电荷受体以降低它的能量。这种电荷的转移是驱动植物生命和光伏电流的原因。

一个2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厂(维基共享的空中创新)

激发态能量在决定太阳能转换效率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也就是说,光子在电荷分离状态下能保留的能量越多越好。对于大多数太阳能电力设备来说,激发态会迅速损耗能量,导致设备效率降低。

但是如果有一[……]

继续阅读

在被证明有罪之前是无辜的?嗯,这取决于

这是《心理102:认知心理学导论》(PSY102: Introduction to Cognitive Psychology, Summer Term I 2019)八篇本科生博客文章中的最后一篇。

在刑事司法系统中,人们可能会认为,罪行越严重,支持判决的证据就应该越广泛。然而,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陪审员对罪行的评估较少依赖于证据的类型,而更多地依赖于罪行的严重程度。

在这项研究中,模拟陪审员更有可能发现被控谋杀的人比被控抢劫的人有罪。

A still from the movie “Twelve Angry Men” ([……]

继续阅读

6个月大的大脑绝对是聪明的

这是心理102课程的本科生写的8篇博客文章中的第7篇:认知心理学导论,2019年夏季学期。

假设你今天晚些时候去拜访你的祖母,发现一碗不知名的异国浆果,看起来和尝起来都像覆盆子。你奶奶告诉你它们叫杨梅。你对“杨梅”这个新词有什么反应?

研究表明,成年人的大脑可能会把“杨梅”这个词归入浆果的类别,并把“杨梅”和其他相关的浆果名称联系起来。

但是你认为婴儿会如何处理像“杨梅”这样的词呢?他/她会像你一样给单词分类吗?

杜克大学的发展心理学家Elika Bergelson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了一项研究,为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些可能的答案。

6个月大的婴儿同时在屏幕上看到两个物体,一个扬声器为其[……]

继续阅读

平静的心仍有感觉

这是心理102课程本科生所写的8篇博客文章中的第6篇:《认知心理学导论》(2019年第一期)。

情感驱动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它们帮助我们做决定,引导我们以特定的方式行动,甚至可以定义我们是谁。但是当我们从忙碌的生活中休息时,我们的大脑也会这样做吗?

杜克大学(Duke)的研究人员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测试了在核磁共振(MRI)大脑扫描中,用来对不同情绪类别进行分类的神经模型,是否适用于处于休息状态的人,也就是说,这个人没有进行任何身体或精神上的活动。

算法确定了不同的大脑活动模式,并将其映射到不同的情绪状态。

通常当一个人是主动的,情绪是一个巨大方式相互作用的一部分,他们做出的决定,但这项[……]

继续阅读

人们是否固守自己的政治观点?

这是心理102课程本科生所写的八篇博客文章中的第五篇:《认知心理学导论》,2019年第一期。

无论你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时欢呼或哭泣,还是站在争取妇女权利的炽热游行队伍中,你在社会政治问题上的立场对你来说都很重要。你会改变它吗?

心理学家发现,即使面对相互矛盾的证据,人们也倾向于坚持自己的观点。在知道反对派不会改变立场的情况下,你还值得花时间与他们争论吗?

是2013年布鲁塞尔的抗议活动。图片由M0tty通过wikimedia commons提供

来自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探索了人们在政治和社会问题上坚持自己立场的观点,即使是面对肯定或矛盾的证据。

但它们也带来了希[……]

继续阅读